包伯度等学者认为考虑到劳动力成本以及有机肥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1-01-25 01:50     来源:pt游戏官网

  肥料的使用不单单攸关农业生产本身,且与民族命运、社会发展息息相关,因而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化学肥料与有机肥料各有何利弊?对于民国时期农业改良、生产增加,孰更有效?孰更适应中国?孰更经济?各界人士意见不一,展开了近三十年的争论。

  20世纪初期,一艘艘满载化学肥料的船只从欧美驶往中国,并经由各洋行销售到中国农民手中。从那时起,中国社会各界开始认识到除了传统的农家有机肥料外还有另一种新型肥料——化学肥料。因其速效、使用简便等优点,化学肥料在中国销售数量巨大,大有与有机肥料二分天下之势。肥料的使用不单单攸关农业生产本身,且与民族命运、社会发展息息相关,因而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化学肥料与有机肥料各有何利弊?对于民国时期农业改良、生产增加,孰更有效?孰更适应中国?孰更经济?各界人士意见不一,展开了近三十年的争论。

  天然有机肥料主要为人与动物的排泄物、堆肥、草木灰、河泥、杂草、豆饼等,含有氮磷钾及有机物,属完全肥料。化学肥料则属单纯肥料,仅含有氮磷钾中之某一种或某几种成分,且不含有机质。二者性质不同,使用方法与条件各异,肥效亦自有差。

  少数学者认为二者肥效差别不大,然气候对肥效有莫大影响,在湿润年份施用有机肥料与人造肥料的产量相近;而在干旱年份有机肥效远超化学肥料,绿肥尤其是大豆绿肥肥效比硫酸铔与硫酸钾合施高43%左右。

  大多数学者认为有机肥效力小而缓,化学肥料效力大而速。因为氮、磷、钾三元素在有机肥料中的含量在20%以下,其他80%皆为无用之碳水化合物。如油饼只含有5%的氮、2%的磷酸、1.3%的钾,成分既低,效力自然弱小。且有机肥所含有机质腐烂发酵分解很慢,植物吸收也缓慢,其功效“不过能使植物平平常常的生长结实而已,若无何种化学肥以补其缺,决不能使植物达到产量丰富品质优良之目的”。化学肥料所含氮磷钾三要素则可任意调整,有效含量可高达40%至50%。因其为无机物质,易溶于水,极易为作物吸收利用,较之天然有机肥料其成效自然更大。农学家与土壤肥料学家的试验发现同等价钱的肥料,硫酸铔大约是厩肥肥效的1.5倍,就主要作物而言,施用适量化学肥料后,小麦产量增加22.7%、棉花产量增加26.3%、油菜产量增加47.6%。

  速效、增产效果明显成为农民渐弃有机肥料而选择化学肥料的重要原因,“在农民的眼前,尤其在佃农发达的今日,只图目前的收量,当然乐用化学肥料而弃自然肥料”。

  选择肥料时除考虑是否适合作物与土壤性质以及肥效外,还应考虑是否合乎经济。围绕这一问题彼时争论的焦点主要有两个:进口化学肥料耗资巨大,是否成为中国经济上一种漏巵?天然有机肥料是否较化学肥料更为价廉?

  天然有机肥料乃国人自造,购买使用不存在金钱外流之忧,而化学肥料却自外洋舶来,20世纪20年代中期开始在中国迅速扩张,平均每年增长50%以上,其数“总计自民元至二十一年共28461102担,值洋83389838两”,这让国货维持会、地方商会、激进的爱国人士及部分农学界人士既忧且惧。忧心巨额金钱流入异邦,成为中国经济的一大漏巵;恐惧中国未来的肥料市场将为西人所掌控,“长此以往,不仅利权外溢,吾国农业生产之权,亦将操于外人之手!”此类言论充斥报纸杂志,各界应和者甚众。

  张乃凤、原颂周、黄人杰等学者提出反对意见。他们认为进口化学肥料不会导致中国民穷财匮,因其使用可致农产品大量增加从而减少进口粮食的费用,这反而是“节流”。同时它带来的收益不仅可以弥补购买化学肥料造成的金钱损失,免受进口粮食造成的外汇损失,且“其多余之农产物可以运销国外……换取外汇”。因而,进口化学肥料只要收益超过成本,都不会成为中国经济的漏巵,“反足以增进农民之利益,而挽回国家不少权利也”。

  价格往往成为大众判断肥料使用是否经济的一个重要指标。有机肥料一向被认为“物美价廉”,其价格较化学肥料更为低廉。对此持异议者甚多。部分学者提出不能只看表面价格,应以每一担肥料价格以及每一担所含氮磷钾三要素比例计算出相对价格进行比较。沈学源把豆饼、菜饼与和合肥田粉的氮、磷、钾三种不同物质的相对价格与标准价格进行计算与比较,发现豆饼和菜饼的每担市价高于理论标准价格,和合肥田粉则低于理论标准价格,“可知化学肥料的市价以它的效果论,确是比自然肥料更便宜”。徐文征、彭家元采用相同计算方法,发现人粪尿中所含的氮折算价格较硫酸铔高,各种饼类较化学肥料均贵34%以上。

  包伯度等学者认为考虑到劳动力成本以及有机肥料的高昂运输成本,有机肥料的“价廉”实乃假象。顾荣申认为施用化学肥料较用人粪尿可以减轻肥料成本的十倍上下。因此,“农民以同样辛苦换得之金钱,孰谓不以购买物美价廉之化学肥料为宜?”

  在争论中,陈方济、朱海帆、沈宗瀚、原颂周等提出,判断使用哪种肥料更经济,不应单从价格出发,更应衡量成本与收益,化学肥料投资回报高,更为经济。水稻生产中“一斤硫酸铵的价格等于两斤稻谷的价钱,而每斤硫酸铵如果施用适当,至少可以多产三斤到四斤的稻谷”;小麦生产中“每亩用硫酸铔四十斤,可增加小麦百三十斤”,“麦每百斤值洋四元,硫酸铔每斤值洋八分,两相比较,可获利不少”。相形之下,使用有机肥料的收益并不甚理想,“若仅施用自己出产的肥料,万难增加生产,即使保持原有的生产力都不易办到”。

  从生态的角度评判有机肥料与化学肥料的优劣,答案似乎不言自明。有机肥料因其富含有机物,能增进土壤的吸收力和保水力,改良土壤性质增进地力,帮助土壤中有用微生物的繁殖,故而历代广受赞誉。民国时期,社会各界对此亦大加褒扬,认为我国土地利用数千年之久,尚不至硗瘠不堪并能保持良好的生产能力,有机肥料居功至伟。以富兰克林·H.金和瓦格勒为代表的西方农学家,也盛赞中国农民利用一切废渣与粪便肥田的伟大创举成就了中国的“永续农业”。但有机肥料并非完美无缺,除了气味恶臭外,从现代科学与生物医学观察,它与寄生虫、细菌如影相随,尤其是农家使用最多的粪肥更成为传染病的渊薮。彭家元、林煦、周明懿、吕邦强等学者指出,“人粪尿中有痢泻等菌,有钩虫蛔虫等寄生物”“含有多量之腐败菌与传染细菌,当恶疾流行之际,人粪尿更为疫疠传播之重要媒介”,用之作肥,实有传染疾病之风险,但农民并不知晓这种危害,“若劝农人不用粪尿,是绝对不能顺从的”。即便农学家们也鲜少反对有机肥料的潜在危害。

  化学肥料虽然外形干净,没有令人憎恶之气味,没有传染疾病之风险,但它仅含无机物,用之渐次消耗土壤中的有机质,这一先天特点使其在面对生态问题时已带着无法避免之“原罪”。一批农学家与土壤肥料学家从学理上探讨了化学肥料用之不当易使土壤恶变,或成酸性或成碱性,甚至造成生态系统失衡,各地实践结果亦证实了他们的研究。广东、福建、浙江、江苏等使用化学肥料较早较多的地区出现土质恶变、农产品产量下降、作物病害丛生的现象。浙江商会呈文农矿部,称各地虫灾频发且愈治愈甚,因其天敌青蛙在蝌蚪形态时已被化学肥料杀死,于是害虫猖獗。专治昆虫学的石铭支持这一观点,他指出化学肥料溶液不适于蝌蚪生长,若施用化学肥料“昆虫从兹失其天然之制裁,其猖獗将不堪设想!”张乃凤进一步指出这种危害并非仅仅出现在中国,欧美施用化学肥料年代更久,量更多,“灭杀土中之小动物及微生物,使其生产力减低,亦为惯见之事情”。对于这些观点,在相同领域内,也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他们指出实践中出现的这些不良现象是盲目滥用化学肥料的结果,如果根据土壤与作物的特点,科学合理搭配使用化学肥料,当可避免上述生态问题。

  总体来看,这是一场无谓输赢的争论,但在争论中各方都不同程度加深了对肥料的科学认识,并在一定程度上达成共识:“我国农家应尽量利用本地原有之有机肥料,再补充适量化学肥料以达增产之目的,方为适合国情最经济最现实之方法。”

pt游戏官网
CopyRight pt游戏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